biu .⚡

好喜欢哥哥和实习医生啊qaqqqq
我豹哭!!!!!

骗局。拉伯克 x席拉。斩!赤红之瞳

『hoax』——『骗局』

  1933年,希/特/勒上台.

  窗外的暴动似乎和拉伯克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依旧安静地坐在书店的柜台里.午后的暖暖的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零零碎碎的光线折射在人的绿发上和漫画书上.

  “喂!”

  一身军装的人把长枪倚靠在门外,他脸上的伤疤有些惹眼.拉伯克没有抬头,继续翻看着漫画书.

  那人坐在柜台旁的椅子上,欲言又止的表情显得他有点可笑.终于他坐不住了,抢过了拉伯克的书,他这才微微侧目扫过他.

  “我的书……”“喂!!就算不欢迎我,也不会看不到吧.”

  席拉骄傲的睥睨着拉伯克,拉伯克淡笑着递上了刚刚热好的咖啡,“所以你想怎么做?杀掉我还是抢走我的财产,军官先生?”

  “你不怕我?”席拉接过咖啡抿了口,眸子不经意的想要躲过拉伯克的目光,却还是说着,“但是我还是要毁了你的店……如果你肯同我合作,加入纳/粹/党…我不会把你的身份,把你是犹太人的事情说出去的.”

  “啊——啊?大少爷,你说什么?说真的,席拉,你变了.”

  席拉沉默了许久,两人静静地对视着。“已经晚了…”席拉紧捏着杯子。拉伯克右手搭上了席拉握着杯子的手:“呐,我还记得当年你上课总是迟到还总是埋怨我,埋怨我为什么不绕路去皇宫叫上你……”

  他是一方富豪的四子,他是大臣的儿子.

  “喂,席拉.”拉伯克整齐的黑色西服因为兴奋而略显褶皱,席拉不满的望着他:“拉伯克,说过多少次了哇!!!要叫我殿下是殿下!”

  “噗——”拉伯克不禁笑出声来,指着席拉的乱毛,用着严肃的童声说着:“什么啊——居然这么蠢哈哈哈哈.”“你这家伙!!”

  小席拉骑压在小拉伯克的身上,挥舞着软绵绵的拳头.

  “够了!!”席拉打断了拉伯克的回忆,而且拍开了他的手.“生气了吗?”“那是过去!!现在可不同了,那个老不死的让我加入这个团体,我就要证明,我席拉在哪里都可以成功!而你,将成为我的垫脚石.”

  “就只是因为我是犹太种族…?”

  “是的!犹太人是全人类的敌人!是人类文明的破坏者!”

  席拉越说越激动,最后竟一拍桌子站起来。打翻了那杯咖啡,沾染了他的军帽和拉伯克的漫画书.

  拉伯克轻轻擦拭着帽子,喃喃着:“真是,很漂亮的帽子噢…”

  “真的不能挽回了吗…?”拉伯克不知对谁说着,仰头看了看集中营的铁制大门。那上面,几只乌鸦瞪着血红的眼睛歪头看着陌生的来客.

  ——————————

在十年前,拉伯克在学校的报名表上,本应该填写日耳曼人的种族一栏却填写上了犹太人.而在席拉的报名表上,本应该填写犹太人的那一栏,不知被谁改写成了日耳曼人.

  ——————————

  “嘿,殿下.”席拉还记得在那个午后的书店里,他捧着咖啡,笑盈盈的说着:“以后,上课迟到可不能怪我啦.”

  闪着金黄光芒的落叶结束了这从始至终的骗局。

 

 

冬。(半岛双子。韩朝)



    任勇洙侧身躲进一家快餐店。寒流汹涌在大街上,一个人也不剩了。快餐店的玻璃泛出白雾,任勇洙用手擦了擦窗面,琥珀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不耐烦。

    啊,真是的,怎么偏偏在这时候降温…嘛。他随意点了杯咖啡,坐在椅子上。右手撑着脑袋胡思乱想着。

    “什么啊!这天气那么反常肯定不是我起源的呢!”愤懑不平地敲了敲桌面,不顾四周的奇怪目光理了理自己的衣角。嗯…穿着这身衣服真的挺难受的呢。任勇洙的蓝白韩服早已换下,取而代之的运动装也并不与他的欢脱风有冲突,但人却经常甩甩袖子。感受不到小臂旁扇起的风才想起那身衣物已经随着战争而销毁。

    郁闷。

    这是他近几天最多的情绪。没有为什么,当他在镜前洗漱时,当他开窗时,当他站在湖边,他都会看到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那个人的。

    他还记得在那条线的两边,同室兄弟操戈相对的痛楚。

    “朝…?”他试探性地问了问玻璃反射出的自己,指尖与之重合。玻璃的低温瞬间把人的思绪拉回。服务生挂着职业的微笑送上了热咖啡,任勇洙微微点头以示感谢。

    他轻捏着一边的小勺戳弄着糖块,轻叹着。

    “朝。你看你看!”任勇洙指着漫山遍野的金达莱,兴奋地飞奔到其中。淡粉的花瓣被他弄得满天飞舞。而一边的任贤悯安静地微笑看着他:“哎哎…小心别摔了。”

    毁了。毁了。

    他狠狠地戳了无辜的糖块。又举起咖啡杯轻轻抿一口。…啧好苦。只顾着戳糖块忘记加了啊可恶。

    咖啡的热气快要消散,任勇洙也不顾咖啡的苦涩再抿一口。…卧槽这简直不能喝了啊。他轻扶额头,又勉强自己挂起笑容。重新点了杯奶茶,果然还是喜欢甜的东西呢。

    那该是多少年前了啊。任勇洙挠挠自己脑袋,问号形状的呆毛高立着。“韩。这个给你…”任贤悯把糖果塞到任勇洙的嘴里。欣慰地看着他的呆毛的表情变得异常开心。任勇洙歪歪头看看自家哥哥,含糊不清地:“朝、不吃吗。”“甜的东西,吃多了会腻的。我更喜欢苦味呢。”“才不会!苦一点也不好!”

    “你也没等到,我吃腻的那天啊混蛋。”任勇洙紧咬着刚刚端过来的奶茶的吸管,自言自语着。

    最不堪的时候,莫过于被本田菊侵占家园。但那时的任勇洙还没有决定服输——但是和朝分离时却打败了他。特别是后来……

    啧。

    莫名的不爽让他几乎喘不过气。即使有空调的屋里突然也变得冰冷……

    是啊。当时到底怎么了?

    “朝.投降吧我们还是一家人。”

    “抱歉,不可能.”

    任勇洙的精神已经紧绷,差一点都可能崩溃。但是他,还是笑脸面对着他。

    “我们,是敌人。”

    “嗯。”

    没有营养的对话。从此改变了他们俩。

    任勇洙烦躁地起身,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真是可恶啊最近总会不自觉地想起这些…烦死了。

    他重新坐下,在他身后的座位。那熟悉到灵魂里的声音强迫性地扯过任勇洙的目光。

    “一杯咖啡,不加糖谢谢。”


王耀日记(不

1842年,小香离开了。

    跟着那个混蛋——啧。唯一能和勇洙一起胡闹的孩子不在了,他看上去有点失落?王耀坐在桌前,指间触及温润的玉杯手柄,也没能唤回他飘飞已远的思绪。他想侧杯品茶,又顾及到了什么,唇边刚刚还冒着热气的茶被他推到桌子的另一边。

    啧,到底还是……怪我吧。

    终于忍受不了室内的幽寂。又少了许多声音啊。都怪我——嘁,可恶。王耀的黑眸又紧紧盯住那茶水,挑眉迅速的把它一饮而尽。是苦是甜还未来得及尝出,也许他也不想尝出。

    ——都怪我啊……混蛋,混蛋!小香…小香…嘉龙对不起对不起啊。

王耀紧抓着茶杯,青涩的韵味最终在口腔里蔓延。要变强,王耀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眯眸。

    要变强。啧,亚瑟·柯克兰是吗。英/国是吗?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却格外清晰:“混蛋…混蛋混蛋鸦片混蛋!”

    漂亮的绿眸扫过身后的人——那个黑发黑眸皮肤微黄的表情近乎不会转变表情的男孩。亚瑟·柯克兰把目光转回眼前的路,淡淡的:“你好像很想念中/国?明明是个衰败的国家,”他顿了顿,继续说,“你这种孩子,跟在他身边会有好的前程吗——你别误会,我并不是为你担心。”“唔…”王嘉龙,啊不,Horace·Wang时不时向身后张望,并不在意亚瑟的话。

    见他没有理会自己,亚瑟心底些许恼火着。为了保持自己所谓绅士风度他还是尽力微笑着:“呐,Horace.回去以后先洗澡还是先上课,或者来杯红茶?”

    “大哥,给你泡过茶。”Horace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改口道,“王耀先生也曾为亚瑟先生泡过茶呢,红茶?”

    亚瑟的笑刹那间凝固。

    正值三月,清冷的风拂过王耀的侧脸。哎,睡着了?他直起身,打着哈欠含糊不清的,还边揉着挂泪的黑眸:“小香——饿了的话,包子就在厨…”

    戛然而止。

    亚瑟的脸色阴沉,却还是为新的弟弟泡好了红茶,Horace垂眸轻呷茶水:“比大哥的…啊,这红茶比王耀先生的绿茶好喝多了呢。”英/国不做声。

    王耀面前已经凉透的茶水,在他醒来前一直努力地保持自己的温度。

    红茶,早就变了味道吧。…早就知道了啊。

    现在,凉透了呢。

   


硫立。阳炎眩乱梗。

阳炎眩乱(不是

结局调换系列.x /阳炎project 车祸组→bkc 硫立硫?... ①

「早啊 立.」

如果能这样的话.……

我在期望什么.  我在追赶什么.

我在愤恨什么.  我在愧疚什么.

我在思考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两条结局迥然不同的平行线,因为意外而歪斜.然后相交。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硫黄浅灰的眸子好像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怀里正抱着某个躺倒的人的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三个字。不知什么味道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混着他脸上还未干掉的血迹。

   

    藏王立伸手想把硫黄揽入怀里哄哄,就像之前的他对他的女友们那样。但是,穿了过去。

    欸?

    接触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看不到。不管立怎么努力,都无法再触碰到那熟悉的绿色短发,温柔的触感不再属于自己。开玩笑的吧。

    藏王立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仿佛没有什么不对?

    烈日当空,刚刚发生车祸的街道弥漫着血腥味,只剩独自哭着的少年。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

    而少年怀里,琥珀色的眸子还未完全闭上的人,诡异勾上的嘴角,在嘲笑着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啊。还不够,不够的啊…」

    我,死了?

    藏王立就站在那里,看着不停念着什么东西的鸣子硫黄和他怀里的所有现场的血液的源头。那源头的名字他再熟悉不过,藏王立。

    烈日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让它安静了。

    …别再哭了啊,硫黄。即使触摸不到,藏王立还是伸出双臂,做出极为虚伪的拥抱的动作。轻环住鸣子硫黄的腰部,脸埋在他背上,止不住地颤抖,想要哭喊的他,就算这么做了也不会有人来安抚他的吧。

    「呐,立。」

    骗人的吧?立扬起头,以为奇迹出现了?…。鸣子硫黄只是流着泪,嘴角没有也不会有任何的弧度。果然啊。鸣子硫黄垂眸看着怀里的人。是在对“他”说的吧,硫黄?…我到底是在吃谁的醋啊,自己吗。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藏王立扬着嘴角。

    「这都是我的错啊。笨蛋为什么要推开我啊…是我的错啊,我的…错。」

    啊,想起来了。

    中午十二点半。

    烈日炎炎的天空,热到瘆人。两个少年正有说有笑地缓步走在周末放松计划的路上。

    「喂,阿立。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我请客。」

    <……哈!?硫黄你发烧了吗!?居然要请我吃东西!?>

    绿发少年一副你不去就算了的表情,瞥了眼粉发的人。

    「那是阿立常带女孩子去的地方吧,然后趁机再夺取女孩子的初恋?」

   

    「真是狡猾啊,阿立。」

    像是在撒娇一样,藏王立眨了眨只能称得上可爱而不是帅气的双眸,自然的挽住硫黄的胳膊。

    「那…走吧。」在熟悉的十字路口,立突然挣脱的人手,只是因为在那马路中央正玩的开心的红眸孩童。

    红灯。

    失控的货车驶向藏王立。

    鸣子硫黄一咬牙,推开了两人。暗红的血飞溅,在反应过来前,藏王立的脑子里满是之前硫黄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和残酷现实之前的,硫黄自嘲的微笑,仿佛要说出什么的口型。

    什么也感受不到。耳边扰人的蝉鸣还在继续,火辣的阳光照射在路上。有点烤。尸体,卡车,孩子,自己。阳炎嘲笑着,怀里的孩子开口了:“这可是真的喔。”

    惊醒。

    现在几点?再无睡意,挣扎着翻身看了眼时间。

    离十二点半还有多长时间?

    「要吃点东西吗?我请客。」

    有点困惑,藏王立还是紧紧的抓住了面前人的手。

    「阿立……?阿立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想先回家吗?」鸣子硫黄一遍又一遍唤着自己的名字,有点烦。

    还没说完,扭头向后发牢骚的一瞬间,好像看到了熟悉的人——那个在梦里,马路中央玩着的,拥有异样红眸的孩子。此刻正安详的笑着,站在路边,一副天真的模样。

    刚刚一瞬间的诧异让自己松开了手,再回头时,那里早已不再是熟悉的人,那孩子依旧看着自己。在之前硫黄所处的那个位置,天真的眨眨眼,盯着藏王立的同时。手指指向远处的某个方向——

    不知名的工地上,重达几顿的钢条从天而降,身处在那正下方的,名为鸣子硫黄的少年在一瞬间被贯穿了身体,依旧是那熟悉的自嘲笑容和未听清的口型。

    孩子静悄悄地揉了揉眼睛。

    惊醒。

    现在几点?来不及回头看时间,藏王立翻身起床,边跑在燥热的路上边穿着上衣。

   

    还未等鸣子硫黄做出什么回应,藏王立扯着他的手,自顾自地向前走着。

    「阿立我们要回家了吗?哪里都没去呢。」

   

    「阿立,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我请客。」

   

    「阿立…阿立你怎么了。」

    <…>

    「阿立!回答我的问题。」

    鸣子硫黄一用力,挣脱了藏王立的手。笨蛋不要……?!!!

    不知什么时候到了高地啊。藏王立一回头,已经看不到鸣子硫黄的身影了… 而他的身后,红眸的孩子眨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

    鸣子硫黄的身体从高地极速坠落,自嘲的笑让藏王立深感无力和自责。……可恶。依旧没有听清那个笨蛋在说什么的啊!!!

    再次惊醒。

    现在几点?

    「阿立,要先吃点东西吗?我请客。」

    ……

    日复一日,经过了几十年呢…。也该察觉到了吧?

    最后一次,惊醒。

    现在几点?

    烈日炎炎,中午十二点过了一些。

    带着有些疲惫的笑脸,藏王立仰头看了看烈日,又回眸看着鸣子硫黄。

    「阿立?你的脸色不太好。请我?你带的钱够吗。我可是不会把钱借给…」

    藏王立有些随意的敷衍着——边来到了熟悉的十字路口。那个熟悉的孩子还在熟悉的地点,在熟悉的交通灯依旧通红的时候,追逐着熟悉的足球。

    下定了决心,一个箭步冲上前。推开了茫然着的孩子。在鸣子硫黄上前要推开自己时敏捷地一侧身。在人耳边轻声说着“活该”,然后用力推开了人。

    藏王立终于明白那句话是什么了,自作自受啊,呵。自嘲的笑展现在脸上,失控的货车极速冲来——

    烈日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让它安静了。

    血沫不规则地散在鸣子硫黄的脸上,身上——一边的孩子叹着气,摇了摇头。

    又一个八月十四日的上午,独自一人的少年,身边站着红眸的孩子,在等着名为藏王立的人来赴约。

    “还不够的…,阿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