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 .⚡

硫立。阳炎眩乱梗。

阳炎眩乱(不是

结局调换系列.x /阳炎project 车祸组→bkc 硫立硫?... ①

「早啊 立.」

如果能这样的话.……

我在期望什么.  我在追赶什么.

我在愤恨什么.  我在愧疚什么.

我在思考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两条结局迥然不同的平行线,因为意外而歪斜.然后相交。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硫黄浅灰的眸子好像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怀里正抱着某个躺倒的人的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三个字。不知什么味道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混着他脸上还未干掉的血迹。

   

    藏王立伸手想把硫黄揽入怀里哄哄,就像之前的他对他的女友们那样。但是,穿了过去。

    欸?

    接触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看不到。不管立怎么努力,都无法再触碰到那熟悉的绿色短发,温柔的触感不再属于自己。开玩笑的吧。

    藏王立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仿佛没有什么不对?

    烈日当空,刚刚发生车祸的街道弥漫着血腥味,只剩独自哭着的少年。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

    而少年怀里,琥珀色的眸子还未完全闭上的人,诡异勾上的嘴角,在嘲笑着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啊。还不够,不够的啊…」

    我,死了?

    藏王立就站在那里,看着不停念着什么东西的鸣子硫黄和他怀里的所有现场的血液的源头。那源头的名字他再熟悉不过,藏王立。

    烈日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让它安静了。

    …别再哭了啊,硫黄。即使触摸不到,藏王立还是伸出双臂,做出极为虚伪的拥抱的动作。轻环住鸣子硫黄的腰部,脸埋在他背上,止不住地颤抖,想要哭喊的他,就算这么做了也不会有人来安抚他的吧。

    「呐,立。」

    骗人的吧?立扬起头,以为奇迹出现了?…。鸣子硫黄只是流着泪,嘴角没有也不会有任何的弧度。果然啊。鸣子硫黄垂眸看着怀里的人。是在对“他”说的吧,硫黄?…我到底是在吃谁的醋啊,自己吗。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藏王立扬着嘴角。

    「这都是我的错啊。笨蛋为什么要推开我啊…是我的错啊,我的…错。」

    啊,想起来了。

    中午十二点半。

    烈日炎炎的天空,热到瘆人。两个少年正有说有笑地缓步走在周末放松计划的路上。

    「喂,阿立。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我请客。」

    <……哈!?硫黄你发烧了吗!?居然要请我吃东西!?>

    绿发少年一副你不去就算了的表情,瞥了眼粉发的人。

    「那是阿立常带女孩子去的地方吧,然后趁机再夺取女孩子的初恋?」

   

    「真是狡猾啊,阿立。」

    像是在撒娇一样,藏王立眨了眨只能称得上可爱而不是帅气的双眸,自然的挽住硫黄的胳膊。

    「那…走吧。」在熟悉的十字路口,立突然挣脱的人手,只是因为在那马路中央正玩的开心的红眸孩童。

    红灯。

    失控的货车驶向藏王立。

    鸣子硫黄一咬牙,推开了两人。暗红的血飞溅,在反应过来前,藏王立的脑子里满是之前硫黄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和残酷现实之前的,硫黄自嘲的微笑,仿佛要说出什么的口型。

    什么也感受不到。耳边扰人的蝉鸣还在继续,火辣的阳光照射在路上。有点烤。尸体,卡车,孩子,自己。阳炎嘲笑着,怀里的孩子开口了:“这可是真的喔。”

    惊醒。

    现在几点?再无睡意,挣扎着翻身看了眼时间。

    离十二点半还有多长时间?

    「要吃点东西吗?我请客。」

    有点困惑,藏王立还是紧紧的抓住了面前人的手。

    「阿立……?阿立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想先回家吗?」鸣子硫黄一遍又一遍唤着自己的名字,有点烦。

    还没说完,扭头向后发牢骚的一瞬间,好像看到了熟悉的人——那个在梦里,马路中央玩着的,拥有异样红眸的孩子。此刻正安详的笑着,站在路边,一副天真的模样。

    刚刚一瞬间的诧异让自己松开了手,再回头时,那里早已不再是熟悉的人,那孩子依旧看着自己。在之前硫黄所处的那个位置,天真的眨眨眼,盯着藏王立的同时。手指指向远处的某个方向——

    不知名的工地上,重达几顿的钢条从天而降,身处在那正下方的,名为鸣子硫黄的少年在一瞬间被贯穿了身体,依旧是那熟悉的自嘲笑容和未听清的口型。

    孩子静悄悄地揉了揉眼睛。

    惊醒。

    现在几点?来不及回头看时间,藏王立翻身起床,边跑在燥热的路上边穿着上衣。

   

    还未等鸣子硫黄做出什么回应,藏王立扯着他的手,自顾自地向前走着。

    「阿立我们要回家了吗?哪里都没去呢。」

   

    「阿立,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我请客。」

   

    「阿立…阿立你怎么了。」

    <…>

    「阿立!回答我的问题。」

    鸣子硫黄一用力,挣脱了藏王立的手。笨蛋不要……?!!!

    不知什么时候到了高地啊。藏王立一回头,已经看不到鸣子硫黄的身影了… 而他的身后,红眸的孩子眨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

    鸣子硫黄的身体从高地极速坠落,自嘲的笑让藏王立深感无力和自责。……可恶。依旧没有听清那个笨蛋在说什么的啊!!!

    再次惊醒。

    现在几点?

    「阿立,要先吃点东西吗?我请客。」

    ……

    日复一日,经过了几十年呢…。也该察觉到了吧?

    最后一次,惊醒。

    现在几点?

    烈日炎炎,中午十二点过了一些。

    带着有些疲惫的笑脸,藏王立仰头看了看烈日,又回眸看着鸣子硫黄。

    「阿立?你的脸色不太好。请我?你带的钱够吗。我可是不会把钱借给…」

    藏王立有些随意的敷衍着——边来到了熟悉的十字路口。那个熟悉的孩子还在熟悉的地点,在熟悉的交通灯依旧通红的时候,追逐着熟悉的足球。

    下定了决心,一个箭步冲上前。推开了茫然着的孩子。在鸣子硫黄上前要推开自己时敏捷地一侧身。在人耳边轻声说着“活该”,然后用力推开了人。

    藏王立终于明白那句话是什么了,自作自受啊,呵。自嘲的笑展现在脸上,失控的货车极速冲来——

    烈日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让它安静了。

    血沫不规则地散在鸣子硫黄的脸上,身上——一边的孩子叹着气,摇了摇头。

    又一个八月十四日的上午,独自一人的少年,身边站着红眸的孩子,在等着名为藏王立的人来赴约。

    “还不够的…,阿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