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 .⚡

冬。(半岛双子。韩朝)



    任勇洙侧身躲进一家快餐店。寒流汹涌在大街上,一个人也不剩了。快餐店的玻璃泛出白雾,任勇洙用手擦了擦窗面,琥珀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不耐烦。

    啊,真是的,怎么偏偏在这时候降温…嘛。他随意点了杯咖啡,坐在椅子上。右手撑着脑袋胡思乱想着。

    “什么啊!这天气那么反常肯定不是我起源的呢!”愤懑不平地敲了敲桌面,不顾四周的奇怪目光理了理自己的衣角。嗯…穿着这身衣服真的挺难受的呢。任勇洙的蓝白韩服早已换下,取而代之的运动装也并不与他的欢脱风有冲突,但人却经常甩甩袖子。感受不到小臂旁扇起的风才想起那身衣物已经随着战争而销毁。

    郁闷。

    这是他近几天最多的情绪。没有为什么,当他在镜前洗漱时,当他开窗时,当他站在湖边,他都会看到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那个人的。

    他还记得在那条线的两边,同室兄弟操戈相对的痛楚。

    “朝…?”他试探性地问了问玻璃反射出的自己,指尖与之重合。玻璃的低温瞬间把人的思绪拉回。服务生挂着职业的微笑送上了热咖啡,任勇洙微微点头以示感谢。

    他轻捏着一边的小勺戳弄着糖块,轻叹着。

    “朝。你看你看!”任勇洙指着漫山遍野的金达莱,兴奋地飞奔到其中。淡粉的花瓣被他弄得满天飞舞。而一边的任贤悯安静地微笑看着他:“哎哎…小心别摔了。”

    毁了。毁了。

    他狠狠地戳了无辜的糖块。又举起咖啡杯轻轻抿一口。…啧好苦。只顾着戳糖块忘记加了啊可恶。

    咖啡的热气快要消散,任勇洙也不顾咖啡的苦涩再抿一口。…卧槽这简直不能喝了啊。他轻扶额头,又勉强自己挂起笑容。重新点了杯奶茶,果然还是喜欢甜的东西呢。

    那该是多少年前了啊。任勇洙挠挠自己脑袋,问号形状的呆毛高立着。“韩。这个给你…”任贤悯把糖果塞到任勇洙的嘴里。欣慰地看着他的呆毛的表情变得异常开心。任勇洙歪歪头看看自家哥哥,含糊不清地:“朝、不吃吗。”“甜的东西,吃多了会腻的。我更喜欢苦味呢。”“才不会!苦一点也不好!”

    “你也没等到,我吃腻的那天啊混蛋。”任勇洙紧咬着刚刚端过来的奶茶的吸管,自言自语着。

    最不堪的时候,莫过于被本田菊侵占家园。但那时的任勇洙还没有决定服输——但是和朝分离时却打败了他。特别是后来……

    啧。

    莫名的不爽让他几乎喘不过气。即使有空调的屋里突然也变得冰冷……

    是啊。当时到底怎么了?

    “朝.投降吧我们还是一家人。”

    “抱歉,不可能.”

    任勇洙的精神已经紧绷,差一点都可能崩溃。但是他,还是笑脸面对着他。

    “我们,是敌人。”

    “嗯。”

    没有营养的对话。从此改变了他们俩。

    任勇洙烦躁地起身,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真是可恶啊最近总会不自觉地想起这些…烦死了。

    他重新坐下,在他身后的座位。那熟悉到灵魂里的声音强迫性地扯过任勇洙的目光。

    “一杯咖啡,不加糖谢谢。”


评论(4)

热度(11)